三国东吴的铁制兵器———“以武而昌”的历史见证(下)

时间:2018-11-21 09:31来源: 鄂州新闻网阅读数:--

  中国从春秋时期开始冶铸铁器,该时期是铁器制造的早期阶段,器类简单,形制薄小。到了战国中叶后,铁器遍及全国各地,当时楚国、燕国等诸侯国的军事装备,除青铜器外,主要使用铁器。
  到了东汉时期,铁器最终取代了青铜器。据南朝陶弘景《古今刀剑录》记载:吴主孙权以黄武四年采武昌铜铁做千口剑万口刀。可见,孙吴时期武昌地区盛产铜铁,并用此铸造了大量的铁制兵器。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唐代大诗人杜牧的一句吟哦,勾起了人们对三国时代战争频仍的遥远记忆。长江中游地区“以武而昌”的城市———鄂州,因武而兴遏控江南,在中国三足鼎立和南北分治时期,鄂州始终都是军事重镇。如今,考古发掘出土众多的铁兵器,正是“以武而昌”的有力见证。
  折戟
  戟,古书中也称“棘”,是一种融合戈与矛2种兵器功能为一体的兵器,在功能上既可前刺,也可横击等,由锋、援、胡、内、搪等5个部分组成。按式样和大小可分为方天画戟、青龙戟、钩镰戟等长戟,以及双戟、短戟等。手戟柄短体轻,可刺可掷,是性能优良的自卫兵器。长戟、双戟则柄长体重,杀伤力大。

铁戟


  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戟出现于商代。西周时期出现了整体铸造的戟,一种是以矛为主,旁生横刃,柲装插在矛体的銎部;另一种以戈为主,前有援,尾有内,上有刺,下有胡,呈“十”字形。这种戟形体单薄,易脆易折,不适于实战,多属仪仗用的装饰兵器。春秋战国时,还有自上而下在长柄上端安装2件或3件戈头的戟,称为“多戈戟”。
  三国时期,戟的种类增多,有长戟、手戟、双戟等,其中大家熟知的方天画戟为吕布所用,战尽天下英豪。唐代,戟退出了军用兵器的行列,成为一种表示身份等级的礼兵器和舞具。到宋代以后,戟的应用日渐减少。戟在古代不仅是军队中的主要兵器,而且经常作为武器的泛称,比如“持戟之士”,就像我们今天所指的“战士”一样,包括所有拿枪操炮的兵士。另外,戟往往还以它的装备数量来象征一个国家的武装力量。

环首铁刀错金铭文

 


  从周代开始就有在门前列戟以示威仪、身份高低的现象,久而久之,门前列戟成为封建等级制度的一种实物标志和礼仪制度,这项制度称为“列戟制度”,列戟制度是中国古代政治、礼仪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延续到清代。列戟按对象可分为宫庙列戟、官府列戟和显贵列戟3种。显贵列戟一般分为申请、审核、颁发、收回4个流程,由礼部、卫尉寺、武器署等几个部门联合管理。在古代冷兵器长河中,戟映射出了当时生产力和生活的各个方面。
  1987年12月,鄂钢综合原料厂考古发掘出土了一件国家一级文物“铁戟”,时代属于三国东吴时期,品相上乘,在三国时代的铁兵器遗存中实属罕见。
  铁戟,整体锻造,以矛为主,旁生横刃,戟刺两面刃,较援稍长,中脊凸棱,胡援无穿,胡折近90°,援对侧无内,胡末残。据文献记载,孙吴时期,武昌(鄂州)逐渐形成了铁兵器的制造中心,该铁戟反映了当时的锻造技术水准,属极罕见的精品。


  错金铭文环首铁刀


  1987年12月,鄂钢综合原料厂1号墓考古发掘中,出土了一件三国东吴时期的国家一级文物———错金铭文环首铁刀。
  环刀最大的特点在于大环,一般为椭圆,正圆较为少见,环既有装饰作用,也有使用上的需要。环刀进行上下砍切,以臂为圆心的运动产生了向外的离心力,大刀环在圆心一侧,能阻拦刀具脱手。刀环的重量,对刀身能起到平衡作用,刀环有2种制作方法:一种是分体镶嵌式,另一种是一体式,在柄端延长,制环,所谓“屈环”。
  环刀起源于先秦,两汉形成基本格局,三国直至唐代盛极一时。汉代环首刀沿袭先秦制度,保留了环首的基本格局。西汉初期,环刀的形制大致完备,它从杂用工具和防备武器逐步走向战场。在钢铁冶炼技术的支持下,备制刀具的金属材料进一步优化,环首刀的机械性能也得到很大改善,这样其在战争中的作用也大大提高,由轻装备变为重装备,由自卫武器变为主战兵器。同时,它由实用器具衍生出礼仪作用,向玉剑具的形式靠拢。大刀是大型的环首刀,汉代文献中屡有记载,考古发现两汉的大刀也有很多实例,其长度在70厘米至130厘米之间。在三国时期,大刀较之前更为流行,出土大刀的平均长度超过了汉代,并且大刀已成为重型兵器,兵将作战以执大刀为勇。三国时代160多厘米长的刀,无论制作工艺,还是实战,皆为刀之上品,故将此当作贵重物品赏赐别国。
  鄂州馆藏三国东吴的错金铭文环首铁刀,环首呈椭圆形,方头、直背、直刃。把手前端有一个活动铁环,铁环完好,可上下滑动。刀背上有错金铭文“……四年……除殊辟后永靡穷……”该环首铁刀保存较好,属罕见精品。

铁矛


  柳叶矛
  1987年12月,鄂钢综合原料厂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另一件三国东吴时期的国家一级文物———铁矛,柳叶状,前锋及两刃略残,叶部凹下起有血槽,中脊凸起呈刃状。
  湖北鄂州作为长江中游南岸的战略要地,“左控肥(合肥)庐(九江),右连襄(襄樊)汉(武汉)”“捍预上流,西藩建康(南京)”,两汉六朝皆为南方重镇,孙权在此称帝,欲“以武而昌”,并以“武昌”名之。鄂州出土三国东吴时期的兵器,类型众多,品相优良,所属群体上达皇室宗亲,下至普通士兵,是古代鄂州“以武而昌”的有力见证。(卫杨柳)

责任编辑: 彭恒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