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三江口因何得名

时间:2019-05-05 09:09来源: 鄂州新闻网阅读数:--

  □丁有国
  名为“三江口”的地方有多处,大多是三条江水的汇合口。如浙江的曹娥江、钱清江、浙江三水汇合于海口称“三江口”;广东的西江(郁水)、北江(浈水)、东江(浪水)三水的汇合处,亦称“三江口”;广西的藤江、绣江、桂江的汇合处,也称“三江口”。
  那么,鄂州境内的“三江口”因何得名呢?
  有人说:江水行至三江口居民点的东北,江中有2个小洲,分江水为3股,至此相合,故名。
  笔者以为,这种解释有些勉强。因为江水至此,无论分合,位置都在江的航道中间,是同一条江在短距离的分合,其旁边的那块地方,不能称之为“三江口”。
  编纂《鄂州市志》时,笔者发现有资料这样记载,长江经过鹦鹉洲分为两支,其南支从樊口流出,与北支汇合,而汉水有一支流水,在黄州赤壁的上边流入江中。那么,长江的南支、北支形成三条江水同在此处汇合,故称“三江口”。
  据《水经注》称:“江水东迳鹦鹉洲,南有江水右迤,谓之驿渚。三月之末,下通樊口水。”又曰:“鄂县北,江水右得樊口,谷里袁口江津,南入历樊山上下三百余里。”这说明江水经过鹦鹉洲分一支南流,叫做驿渚,下通樊口,樊口也是江水的出口。
  又据《湖北通志志余》引《湖南文征》云:“江水自鹦鹉洲右迤出樊口,夹青山在中。青山南有赛湖、梁子湖,首尾皆相通。此禹时江水所行也。”这进一步说明,樊口为古江水的出口是无疑了。而古代黄柏山上下无土堤,均为江水之出口。
  再据《湖南文征》云:“汉水自襄阳、安陆而下,至潜江分为二,其南流迳沔阳诸湖,分出青滩口、沌口,所谓南入江者也。其东流者迳天门、汉川二县而至汉口。”“古时尚未与江合……自后湖下通滠口、阳逻各湖以东,至黄冈,皆在鹦鹉洲之北,此禹时汉水之所行也。”可见,禹时汉水自潜江向东流的一支,在今汉口处并未入江,而是经过鹦鹉洲(古代汉阳至今汉口的大片土地均为鹦鹉洲)北面的后湖通至滠口、阳逻各湖,东至黄冈县入江,其地正与三江口相对。
  据《汉口丛话》等有关资料记载:汉口原来是个芦苇洲,即古之鹦鹉洲,明朝时尚未有居民。明成化年间,才从上游排沙口冲开,至崇祯末年,才将鹦鹉洲冲断,而汉口遂成,甲于天下。这也是古代汉水东流的例证。
  以上资料说明,三江口地名的由来,并非因为江水中有2个小洲使江水分为3股,至此相合而得名。而是由于地处汉水的东支和长江北支、南支的汇合处,故称之为“三江口”。
  据《武昌县志》记载,古代的三江口是个重镇,名曰“三江口镇”。明代初年设巡检司,万历二年设三江口营。明代曾将守备司(其职官为正五品)从麻城歧亭迁移至此,管理数县的防务。
  这里也曾经是长江中下游繁华的商埠和往来船舶停靠栖息之所。南朝梁元帝萧绎(萧衍的第七子)未登基之前,由江州刺史调荆州刺史,途中停泊在这里,写了《赴荆州泊三江口》一诗。南宋诗人陆游自蜀入吴,也曾在这里停船游览,写了《泊三江口》,诗云:“迟明离武昌,薄暮次黄冈。勿言触热行,一雨三日凉。北窗荻萧萧,南窗江茫茫。玄云一池墨,碧线半篆香。尚无车马尘,况复争夺场。徐行勿挂帆,此乐殊未央。”
  可见,三江口镇,曾是一个商业繁华的古代军事重镇。

责任编辑: 谈听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