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登西山便结缘——千古风流人物苏轼的西山情缘之二 (3)

时间:2020-05-13 14:57来源: 鄂州新闻网阅读数:--

  □ 夏建国

  告别苏轼时,杜传让父亲留下来,再多跟老友叙叙旧。自己急匆匆赶回鄂州武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向他的顶头上司——武昌县令江綖报告。江县令一听,连声称好,当即就有关接待安排,一一作了吩咐。四月十三日一大早,杜传和弟弟杜俣驾舟过江,去接苏轼和父亲。江綖亲自在武昌西山东麓的寒溪入江口,恭候苏轼的到来。

  赋诗表达买田定居意愿

  《武昌记》载:“樊山东有小溪,夏时怀袖,但有寒气,故谓之寒溪。”但苏轼从一踏上武昌西山之地,便感到了鄂州武昌官员无微不至的热情。

  游览向往已久的名山胜景,一天时间很快过去。苏轼对一路如数家珍讲解答问的江县令说:武昌西山果然名不虚传!短暂流连观光之中,还是觉得西山比自己想象的好,比听说的还要美。不久,他就在给狂傲不羁的好友陈季常信里,露出他第一次登临武昌西山的美好感觉:“数日前,率然与道源(杜沂字)过江,游寒溪西山,奇胜殆过于所闻。独以坐无狂先生,为深憾耳。”

  站在武昌西山滨江峰顶的望江亭中,滚滚大江和江北黄州、樊山西边的樊口正好尽收眼底。于是,一首《游武昌寒溪西山寺》的诗一气呵成。从头到尾,每一个诗句都流露出深深爱上武昌西山之情:

  连山蟠武昌,翠木蔚樊口。

  我来已百日,欲济空搔首。

  坐看鸥鸟没,梦逐麏麚走。

  今朝横江来,一苇寄衰朽。

  高谈破巨浪,飞屦轻重阜。

  去人曾几何,绝壁寒溪吼。

  风泉两部乐,松竹三益友。

  徐行欣有得,芝术在蓬莠。

  西上九曲亭,众山皆培塿。

  却看江北路,云水渺何有。

  离离见吴宫,莽莽真楚薮。

  空传孙郎石,无复陶公柳。

  尔来风流人,惟有漫浪叟。

  买田吾已决,乳水况宜酒。

  所须修竹林,深处安井臼。

  相将踏胜绝,更裹三日糗。

  苏轼开篇就写在黄州近百天时时向往武昌西山,无奈“欲济空搔首”,不能马上登临,只能待在暂寓的定慧院“坐看鸥鸟没,梦逐麏麚走”。即使这样,他还是通过隔江观望,感受到“连山蟠武昌,翠木蔚樊口”的不凡气象。因此,当他和杜沂父子乘坐小舟,如“一苇寄衰朽”“横江”来到鄂州武昌,第一次游览西山,一路伴随的是“高谈破巨浪,飞屦轻重阜。去人曾几何,绝壁寒溪吼”的喜悦之情,胜绝景物应接不暇,让他“徐行欣有得”。观传说中的试剑“孙郎石”,就可见证其在武昌建立的封王称帝伟业。何况这里还有跟“莽莽真楚薮”相关的樊楚、鄂邑历史,还有“无复陶公柳”的晋大将军陶侃、“尔来风流人,惟有漫浪叟”的唐大文人元结(号漫郎、浪士、赘叟)等人文故事,还有满山松风伴着梅竹、如乳泉水喷涌而出的绝佳风景和“众山皆培塿”的九曲亭等名胜景点。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苏轼不舍而又想返程的心理被江县令察觉到,他劝苏公不要着急,今夜留下来,明天再慢慢看。但这是苏轼以明显官方色彩方式走出黄州的第一次。因此,他觉得不能因小失大,更不能给大江两岸关心自己的官场朋友添麻烦,当即表示马上回去,看看他此行会有什么反应。接着,他握住江綖的手说:“武昌西山这么多、这么好的人文历史和绝美胜景,不是我一下子能品味消化得了的。下一次,我要‘相将踏胜绝’‘更裹三日糗’,来武昌西山好好探究游览几天。再说刚才我在诗中不是表达了‘买田吾已决,乳水况宜酒。所须修竹林,深处安井臼’的想法吗?”

  苏轼在诗中所表达的来武昌西山买田定居想法,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自贬谪戴罪到黄州后,他不能不为自己的前途命运长远考虑。何时能走出“乌台诗案”深谷,这不是他能掌控得了的。但儒家“穷则独善其身”的理念,早已深入自己的血脉之中。此前,在麻城岐亭的陈季常曾来信,建议他在江南武昌买田养老。上午听到元结在武昌避隐垦耕的故事,更激发了他在武昌西山隐居养老的想法。九年后在《书王定国所藏王晋卿画<烟江叠嶂图>一首》中,他还回忆当时“径欲往买二顷田”的打算。回黄州后,他把这一决定写信告诉了陈季常,只是后来经过反复权衡,又放弃了始游西山的想法。因为,虽然黄州、武昌两地只隔一江,但属于两个不同管辖的区域。用苏轼后来写给陈季常信中的话是“居于别路”,用现在的话解释是“分隔两省”。譬如,今天鄂州城区的行政隶属关系为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那时的武昌城则为荆湖北路鄂州武昌县。与此相对应,苏轼的谪居地实为淮南西路黄州黄冈县。只因历史上黄州更有名气,加上苏公贬官身份为黄州团练副使,所以人们只知道他谪居黄州。因此,苏轼这个被贬之人,若未得皇帝恩准过江“跨路”安家,但传到朝中“好事君子”的耳朵里,非闯大祸不可。

  听苏轼说罢不能留宿的因由,江綖表示理解。临下山时,他请苏轼留下纪念此行的墨宝。感念江县令的盛情接待,苏轼不再考虑“杜门思衍”的顾忌,龙飞凤舞地题下:“江綖、苏轼、杜沂、沂之子传、俣游。元丰三年四月十三日。” (待续)

  主编:夏阳

责任编辑: 谈听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