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桃源”留乡愁——民间收藏家严基树建文化“桃花源”记

时间:2020-05-20 15:14来源: 鄂州新闻网阅读数:--

  一边是千军万马建机场、修“空港”,一个新兴的“航空城”将从这里腾飞世界;一边是民间收藏家自告奋勇奔走乡村征迁地捡“旧物”、拾“百宝”,已在燕矶嵩山村,建起了乡村民俗博物馆和文化馆,宛若一处神秘的文化“桃花源”。

  燕矶嵩山人严基树是这处“桃花源”的主人,生于斯,长于斯,他一方面为这个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鄂州机场”选址燕矶,建设“航空城”,感到无比自豪。另一方面,他又在思量如何庇护好乡村老屋散落的众多旧物和“百宝”,并以此建造一个可记住“乡愁”的文化“桃花源”。

  严基树其人,早年当过兵,后做过村镇干部,担任过乡镇党委政府和开发区管委会主职,后来退休又开过煤矿、搞过房地产,这些角色的历练和对民间“百宝”的慧眼识珠,使他在燕矶当地无疑具有显著的影响力。就是他,千方百计征得家族的认同,奉命带领一支“乡巴佬”,穿越拆迁村湾,把拆迁地的宝贝,纷纷请进家园——严氏宗祠,让文化在此焕发新的风采,将其打造成为“航空城”里文化“桃花源”。

  原来逢年过节很少开门的严氏宗祠,现在每天都开门迎接四面八方纷至沓来的各类宾客,在这里寻访农耕文化踪迹,忆念风雨乡愁。

  “小牌牌”留住村湾的思念

  家住长江边,严基树从小就对自己的这片家园充满了眷恋情怀,他对这里的每一个村湾、每一片田园都能如数家珍。

  2016年4月,亚洲首个全货运枢纽机场正式选址燕矶,这标志着以“鄂州机场”为核心区域的一座世界级“航空城”,将在这块土地上崛起。

  有过几十年收藏阅历的严基树,看准了建设“航空城”征迁后的乡村,可能会在这片家园上散落祖祖辈辈留下的旧物和“百宝”。他带领一班人,在征迁村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村湾里的“小牌牌”是最能直接表现的“文化记忆”,每一个村湾名称都可能追溯出长长短短的乡村故事,都可能承载着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有的村湾为聚族而居,有的是一姓独处,有的为多姓杂居。至于村湾命名,大多地域性强,有以姓氏名、姓氏+工程名、姓氏+店铺名、姓氏+派行名,有以宗族房头名、建村始祖名号名,有建村先后名,还有以地理位置名、地理方位名、建湾人职业名、田亩数字名、地形状貌名、风物名、传说故事名、名胜古迹名等。

  严基树在一个一个征迁村湾里奔走,看到一个,眼睛就一亮,欣喜若狂。他找到一个,就小心翼翼摘下一个,用纸包好,放到自己的车子里收好。

  一晃三年多匆匆而过。现在,严氏宗祠已完全“旧貌变新颜”了。这些“小牌牌”,一排排稳稳当当挂在墙上,每一个村湾名也很有趣,乡土味十足,以姓氏命名的居多,譬如:严家湾、李渔垴、龚家湾、周家湾、周熊湾、冯家湾、陈家湾、蒋家湾、乐家湾、细刘李湾、潘家桥、邓家嘴等。有以风物命名的,如竹林湾、风火屋、沙劲头、海子地、坝角村老屋湾等。有多重含义的,如邵里头湾、上姚湾、下榨铺湾等。

  严基树说,“小牌牌”有230多个,基本涵盖了征迁的每个村湾。经常有在外工作或参军、经商、打工等人士回来“想家”时,因他们再也看不到自己曾生活过的村湾,却在这里看到自己村湾的“小牌牌”,很是激动。

  一个“小牌牌”,留下了“乡恋”和“乡思”。

  “老物件”留住生活的影子

  严基树从青年时代起,就喜欢老物件。鄂州机场项目工程征迁前夕,严基树就想到这些即将消失村湾的老物件,该下决心收罗了,若不去收,它们很可能会成为垃圾场的废物件。

  收罗村湾“小牌牌”的同时,严基树就将这些稍有品相的老物件光顾了。他看准了一件,就和村湾的农户谈收回条件,并给人家补偿一些费用。

  走村串户,虽说艰辛,却因有“发现”而快乐。一天天,一月月,就这样在征迁村湾里忙碌,收回一件又一件。有的“跛脚断腿”,有的灰尘密布,有的盖满泥土,但严基树看准了,判断只要有价值,就想办法收罗起来。看事容易,做事难。对收回的老物件,他又请来技术人员帮忙打理“整容”。

  功夫不负有心人。短短几年,严基树掏出了自己的“家底”,将收回打理好的老物件放在严氏宗祠里,摆得井井有条、中规中矩。2019年秋,严基树牵头组织一班人,争取政府部门帮助和支持,办理相关手续获准,在严氏宗祠同时挂起了3块文化“桃花源”招牌,名称分别为“嵩山民俗博物馆”“机场征迁老物件展示馆”“嵩山村文化礼堂”,还在旁边征得政府支持,办起了一个“百节龙博物馆”。

  如今走进嵩山,看见这一件件历尽艰辛弄回的老物件,看得人眼花缭乱,心花怒放。其分门别类摆的老物件,每一件都散发着沧桑与乡愁之味。

  进门右侧就是收罗来的雕花系列,如雕花八仙桌、雕花轿、雕花点心盒、雕花抬礼盒、雕花提木桶等,不远处是竹礼盒、竹食盒、睡窠、木斗石磨等。再往里走,可见古时用的官帽盒、铁匠木箱、银匠挑子、藕篮、油桶、靛桶、火盆、飞硪石等。中间摆了几排马口窑坛、马口窑壶等。

  进门左侧从里往外,依次摆的是农田抽水灌溉的老水车、耕田用的木犁、打鱼用的渔网、做土砖用的切砖刀,再就是种田用的秧马,收粮用的石磨、豆糕盆和狗头车,纺织用的织布机、纺线车,弹棉花用的弹花弓和棉花压盘。

  此外,还摆了一些木雕梁、木雕窗,以及从民间收藏家转手过来少许“武昌府城墙砖”(明代)、“府墙砖”(宋代,上面刻有“1064年”“甲晨岁治平元年七月”等字样)、郧西县上津城墙砖(明代)等,为这个乡村民俗博物馆展陈丰富了内容。

  “百节龙”串起龙藏品

  严基树已年近七旬,但身板硬朗,待人接物总是那么坦诚好礼,笑眯眯的。在严氏宗祠左侧,他又别出心裁建了一个乡村风格的“百节龙博物馆”,主题全部围绕“百节龙”做文章,仅收来的以龙为载体的各类收藏品就有900件左右。

  严基树早年就开始对收藏感兴趣,每走一个地方,都能做有心人,既注意“行万里路”,又认真“读万卷书”。通过查阅地方典籍,他了解到嵩山是有深厚历史文化的,譬如像百节龙的来龙去脉就有历史记载。

  相传宋朝末年,燕矶嵩山严家畈湾一带,严家先祖从江西迁址燕矶,被黄家招为次婿,时值江河泛滥,有一条黄龙长百余丈,从天而降,潜入该地黄湖(现为“龙塘”),有吉兆,严家先祖便率先拜祭,许下诺言,若风调雨顺、人丁兴旺,必扎制百节龙祭谢神龙。果然此后,这里丰多欠少,逐渐兴旺。

  严氏有家谱记载,明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五十二世祖严子玉在京城巡抚院为官,率先倡导并出资扎制百节龙。以后这里玩龙灯、唱戏就一直沿袭了400多年。

  2008年,在严基树的主导下,这里的百节龙以425.585米的长度,成功申报了世界吉尼斯纪录,入列了湖北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8年春,严基树煞费苦心,组织了一场百节龙祭游造福活动。据介绍,当时直立行进就需要80多人轮班高擎,玩转整条龙就要500人之多。现在,安放在这里的百节龙长度依然为425米多、龙头高6米多。

  “百节龙博物馆”面积不大,小巧玲珑,但展出系列很丰富,历史沧桑感十足。譬如,在这里摆放的中国龙纹邮票系列,多为清代。收罗的青铜系列,大多以“龙”冠名其间,如青铜龙头带钩、龙纹铜镜、龙纹护心铜镜、藏红铜龙纹唢呐等。有青瓷类的,如龙纹陶缸、影青龙虎明皈依魂瓶、红釉龙纹紫砂瓷枕、五彩双龙香炉,还有青花魁星点斗龙纹大盘、青花草龙大盘、五彩龙凤烛台等。木雕龙系列有二龙戏珠花板(清代)、黄杨木飞龙等。砚台龙系列有青石龙纹砚、虾头红澄泥砚、端石鱼龙砚、白石鱼龙砚、紫石龙纹砚等。

  此外,这里还摆有竹雕龙纹柱套、岫岩玉龙、玉琮、岫岩玉猪龙、紫砂包银龙纹壶等,特别展出了80多种龙纹系列烟标、龙纹系列酒瓶、龙纹系列雕花剪纸、龙纹系列中国钱币,乃至中国最早的钱币贝壳币(仰韶文化时代)、骨贝币(商周时期)等,在这里都可见到,而对大清龙纹银币的收藏,竟涵盖了全国各省市自治区。

  在“百节龙博物馆”里的大厅中间,还摆有敕命(明代龙纹圣旨碑)、螭吻(明代龙王第九子螭吻)、圣旨碑(清代龙纹圣旨碑额)及清代汉白玉龙纹柱头等。

  从这些龙系列收藏品看,严基树可谓煞费苦心。他将展馆以龙的主题一线串珠,既重点展出了地方传统的百节龙文化,又将与龙相关的一系列展品置放一馆,增强了馆藏的丰富性和观赏性。

  目前,鄂州“航空城”建设正如火如荼、紧锣密鼓推进中,鄂州机场有望于2021年正式实现起飞运营。伴随着“航空城”的建设,独具匠心的严基树带领一支队伍已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别致的文化“桃花源”,它将成为“航空城”辉煌史册上征迁村湾的永远乡愁地。

  特约记者 庞良君

责任编辑: 谈听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