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志愿军老兵黄治富:“活着的罗盛教”

时间:2020-10-27 16:37来源: 湖北日报

  颈口的蓝色秋衣已经破损,一生俭朴的老人身体还算健朗,只是手抖得厉害。
  身体的这个老毛病,与一段生死经历直接相关,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老人的一生。
  少年得救了,我落入冰面下失去意识
  当兵,是我的梦想。
  刘邓大军的一支部队驻扎到我们张岗村时,这个梦想就萌发了,那时我才12岁,部队不给收。
  从1952年到1955年,我连续4次报名参军,都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如愿。
  因为读过两年书,识得不少字,我有幸进入县水利局工作。1956年1月,我接到局长电话:“黄治富,我批准你参军,好不好?”我高兴坏了,连夜冒雨步行从30多公里外的工地赶回。第二天下午,我们就开拔了。
  1956年11月29日,朝鲜伊川临津江畔,气温零下20多摄氏度。江面结着厚厚的冰,我们在这里进行渡江训练。
  下午4时许,天色渐晚。
  突然,我隐约听到孩子的哭声。四顾一看,约200米远的江堤上,有两个小男孩正在哭喊。
  “有人掉到冰窟窿里了!”我迅速作出判断。
  “赶紧救人!”我大喊一声,向哭声方向奔去。
  因为跑得太快,我脚下打滑,从堤坡上摔了下去,帽子摔飞了。
  滚落到江边后,我看到一个少年正在冰窟窿里挣扎。
  我爬起身,冲到离落水少年约10米时,脚下的冰破了。
  我一边划水,一边用肩膀破冰。游到少年身边后,我一手抓住他的衣服,一手抓住他的腿,拼命将他往冰面上送。
  好不容易将他顶上冰面时,冰又破了。
  虽然身体渐渐失去知觉,但我大脑异常清醒,心想就是死也要把这个孩子救上来。10多次尝试,终于将少年送上了冰面。少年得救了,而我因为体力耗尽,被反作用力推入了冰面下,渐渐失去意识。
  离别时,朝鲜少年和我都哭了
  苏醒时,已到后半夜。
  我躺在朝鲜老乡家的炕上,全身发抖,咽部严重冻伤,无法进食。
  事后我才知道,落水的朝鲜少年叫李清焕,14岁,是一名学生,父亲在战场上牺牲。当时他准备从冰面上过江,购买文具,结果踩破冰面,掉进冰窟窿。
  很快,我救人这件事传开了,朝鲜媒体大篇幅报道我的事迹,称我是“活着的罗盛教”。党和国家、部队给了我很多荣誉,我也因此荣立一等功。
  作为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部队教导我们,要把朝鲜人民当自己的亲人,我们每一个志愿军战士都是这么做的。
  1958年4月,回国的前一晚,李清焕来为我送行,依依不舍地陪了我一整夜。第二天离别时,我们都哭了。
  1975年,我因为救人时的冻伤导致颤抖后遗症越来越严重,部队党委决定让我在部队病休疗养。
  党和部队培养了我,我不能吃闲饭。我提出转业回家,领导不同意,我到政治处发了一通脾气。1979年,领导实在拗不过我,批准了我的转业申请。

责任编辑: 王韵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