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志愿军老兵唐遂成:战争时守坑道 抗疫时捐口罩

时间:2020-10-27 16:42来源: 湖北日报

  一进客厅,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就看到一张黑白军装照。
  青春的面孔,朴素的棉军帽、褶皱的棉军装、老旧的武装带……
  这是唐遂成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后,回到国内在张家口拍的。
  这张照片,将老人带回到这一生最难忘的一段岁月。
  比冻土更硬的是压缩饼干
  我家境贫寒,父亲去世早,与母亲相依为命。
  1950年10月,党和国家发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
  虽是家中独子,母亲却全力支持我的选择。1952年8月,我参军入伍。
  骑大马、戴红花,披上戎装的那一刻,我感到无比光荣。
  随部队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后,到处可见燃烧的房屋、肆虐的敌军飞机。一过江,我和战友们便感受到战争的残酷。
  根据部署,我部担负起朝鲜西海岸反空降、反登陆的作战任务。
  那时气温很低,挖掘工事和坑道都非常困难,白天敌军炮火猛烈,我们只能晚上突击。冻土十分坚硬,十字镐一镐下去,虎口被震得生疼。
  比冻土更硬的是压缩饼干。锤子、斧子都用上了,就是弄不开、捣不碎,难以吃到嘴里。
  悄悄把维生素分给战友
  部队补给困难,很多战士因缺乏维生素患上夜盲症。
  我身体比较好,扛得住。每次,我都悄悄把部队发给我的维生素分给战友,自己只留一两粒。
  一次,部队开赴五圣山一带执行防御作战任务。
  一天晚上,下着雨,我和战友受命下山搬运弹药。沿着湿滑的山路,我扛着弹药箱,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一不小心就被绊一个踉跄。往返数十趟后,终于完成任务。回到坑道中,我才发现一只鞋不知何时掉落了,脚掌鲜血淋漓。
  上甘岭战役,我虽然没有参加,但听战友们讲了好多遍。我时常向上甘岭远眺,寻思着被炮火削平的山头下,究竟埋藏着怎样坚不可摧的力量。
  今年的抗疫,也是一场保家卫国的战斗。我年纪大了,不能像当年一样上战场,但作为一名抗美援朝老兵、老党员,我有义务为人民做点该做的事。我戴上红袖箍,当起志愿者,参与社区防控。1月28日,大年初四,我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老河口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捐献2万只医用外科口罩,叮嘱工作人员一定要将口罩转交给在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和公安民警。
  这些口罩是我让在北京工作的女儿想方设法弄来的,让年轻人能安心地上阵杀敌,与病毒搏斗。

责任编辑: 王韵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