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志愿军老兵王清珍 :我把药咬碎了 嘴对嘴给他喂下去

时间:2020-10-27 16:46来源: 湖北日报

  几大本影集,从黑白到彩色,真实记录着王清珍从一个梳着麻花大辫的少女到满头银发老人的人生轨迹。
  天寒地冻,粗布军装,但那是王清珍一生中最绚丽的年华。翻开影集,老人的记忆清晰如昨。
  “死就死,那时候一点儿也不害怕”
  不到14岁,我就在贵州跟着到四川剿匪的部队走了
  由于年龄小,我在部队卫生班跟班学习。
  1951年3月,我背着背包,挎着水壶,随部队跨过鸭绿江,到了上甘岭。
  高山上雪很厚,部队发的压缩饼干啃不动。
  进山途中,饿了渴了就抓一把雪充饥解渴,敌人的飞机经常在我们头顶飞。
  为了世界和平,为了保家卫国,死就死,活就活,那时候一点儿也不害怕。
  帮受伤战士吸尿,战士感动哭了
  上甘岭战役打响后,每天都有受伤的战士被送到卫生班搭建的帐篷里,多的时候一天有30多个。
  卫生班医生护士仅10人,我们经常忙得几天几夜睡不上觉,有时连走路都打盹。
  当年10月的一天,晚上9点钟,一名年轻战士被送来。他腹部中弹,肿胀得厉害,嘴唇干裂。护理时,他说要尿尿。我扶他到树林里,递给他一个罐头盒子。但许久,他都尿不出来。我用手电筒一照,见他脸憋得通红,满头大汗。于是,我把马灯挂在树枝上,给他插上导尿管。由于小腹受伤,泌尿系统发炎,他仍然无法自行排尿。
  我听说战场上,有战士腹部受伤后无法排尿,有被憋死的。
  “我帮你吸出来,救你一命。”
  “不行不行!你是个女孩子。”他急忙推开我,难为情地说。
  “你别推我,你们死都不怕,我怕什么?!”我不由分说,蹲下身子,用嘴含住导尿管,第一口、第二口,没有吸出来,我把导尿管又通了通,吸第三口才替他吸出来。
  “你比我亲妹妹对我还亲。”战士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后来,他被送到后方医院手术,我们再没见过面。
  《上甘岭》中,女卫生员王兰以我为原型
  一天,一名头部严重受伤的战士被送过来。他头部缠着厚厚绷带和纱布,只露出鼻子和嘴唇。由于面部肿胀严重,嘴唇无法张开,用勺子也无法喂药。每次,我都将药片含在嘴里嚼碎,含上一口水,嘴对嘴给他喂药。
  后来,这名战士多方打听我的名字,还给我写来一封感谢信。
  我才知道他叫曹忠林,是团部侦察连侦察排的一名战士。那次头部受伤,造成他双目失明,感谢信是他托人代写的。我至今还保存着这封感谢信。
  “在那个年代,一个十几岁的黄花大闺女,是什么促使你做出这样勇敢的举动?”很多人问我。
  “没有什么比战士的生命更珍贵。”我总是这样回答他们。
  后来,电影《上甘岭》上映。看完电影,大家告诉我,电影中女卫生员王兰就是以我为原型塑造的。

责任编辑: 王韵
--
推荐阅读